主页 > 引资家电 >「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」鸡头煞到小姐 >

「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」鸡头煞到小姐

发布时间:2020-05-28  编辑:



「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」鸡头煞到小姐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作者为代笔,内容为受访者真实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皆使用化名。

※职业:皮条客

(续上篇)

「做鸡的女人,就像餐厅的一道菜;鸡头呢,就是上菜给客人的服务生。你说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当然不行。那跟菜谈恋爱呢?你神经病啊你!」做鸡头的鸡先生,是这样形容的。

这个道理,做鸡头的铁齿知道,做小姐的悠悠也知道。但很多时候,人知道这些道理,却不表示做得到。

悠悠是大陆人,差不多有45岁上下。按鸡先生的形容,用人老珠黄形容悠悠虽然失礼,却很贴切,一头酒红色的头髮顶端,看得到冒出的灰白岁月,浑身香水味盖不过浓浓的口音和土味,但去掉脸上的法令纹,可以看出年轻时的悠悠还算是个美人。

有段期间鸽子们(注1)在区域内不停的飞,一飞出来铁齿就会跟悠悠到合作的宾馆房间等着,等到例行公事都做完了,才出来继续接客。在等的时间,悠悠多半都在说自己的故事,铁齿则是安静的边抽菸边听。

悠悠来台湾开腿赚钱,是为了养小孩,而小孩的爸爸之前被诈骗集团骗走一大笔钱,最后上吊自杀。说到这时,之前干诈骗的铁齿拚命低头扒饭,不敢吭声。悠悠来台湾已经7年了,这段期间只有过年才会回家看小孩。

「我记得前年吧,我回到老家看到我儿子已经高过我了,虽然我不高啦,哈哈哈那时我在想,这幺快我就要抬头看我的儿子啦。但我儿子看到我却没低头,而是站在那,眼神从上往下的看着我。」

宾馆房间的光,仅靠一盏风中残烛的老灯,却让人嫌那幺的见不了光。悠悠的鱼尾纹渗出些许的泪,然后悠悠的转过头去。

那天晚上,鸽子飞走了,但是他们却一直留在房间内。

「干您娘,骗肖欸的啦!铁齿你他妈的还当真,这样子的故事我总共听过72个版本。」

铁齿听了激动的回鸡先生:「哩供三小?我铁齿干诈骗几十年,还会被人诈骗?哩靠北喔!」

铁齿才刚说完悠悠的故事马上被嘲笑,而那次聊天也创下他们最快结束的纪录。铁齿转身骑上小50就离开了。鸡先生则是担心铁齿被骗,会这样担心也不是没原因,小姐骗嫖客的钱很常见,但也有不少鸡头被骗钱,因为鸡头这工作其实赚得不少。

鸡先生拿了刚刚点餐的菜单背面,开始算给我们看。算完之后,我都想辞职改当鸡头了。

「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」鸡头煞到小姐


▲示意图(图/当事人提供)

「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啦,但是我这边,假设客人花3000块,小姐跟鸡头各拿800,剩下公司抽。一个晚上我不算你多,3组客人就好,一晚鸡头就赚2400,一个月干20天,你看看有多少?这还是只有一个小姐而已喔。」

鸡先生还说,过去就曾有小姐把鸡头的钱骗光逃回印尼。那个鸡头气到要杀去印尼,但地图一摊开,印尼是由1万8千个岛组成,傻了!

铁齿跟悠悠的感情事,鸡先生并没有说出去,上头知道了也是睁只眼闭只眼。直到铁齿几乎把悠悠养在家里,都没让她出来接客。这下上头可火了。某天铁齿走在路上,被几个大男人请去一旁的防火巷,不知道过了多久,铁齿半张脸泡在血和雨水中,视线模糊、清晰、又模糊。

「服务生可以偷吃菜吗?」鸡头煞到小姐


▲示意图(图/当事人提供)

当铁齿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,旁边还站着两位警察。警察一看到铁齿张开眼睛,马上也张开嘴巴:「铁齿怎幺啦?又被你骗的人抓去打是不是?」

「谋啦!跌倒。」

「跌倒可以跌到肋骨裂开?先不说这个了,最近有几起诈骗是不是你干的啊?」

警察问完之后就走人了。铁齿则是听了医生说了好久的检查报告,最后才由鸡先生载着铁齿回家。铁齿点了一根菸,想骂几句髒话,但嘴唇裂了一半,开口就痛,菸也抽不了两口,夹了一阵子后就把拧熄在水泥墙上,也拧熄了这段感情。

从此之后,铁齿跟悠悠就没再联络了。

注1:鸽子是警察的代号,有些鸡头和小姐认为,说到「警察」两个字就会带衰被抄,所以用「鸽子」来替代。

(待续)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欢迎自由投稿,还有机会登上网站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!


上一篇: 下一篇: